oriolekoh

串戏不倦。

20150503长坂坡·汉津口

好了,好容放个假,三天都折在这了。我想起再补吧。

我显然是奔着郝帅去的,显然。如果有人看到我昨天亢奋到下半夜发的一篇毫无意义的花痴就知道了,我显然是冲着他去的。我在谢幕他露出那种可爱的笑的时候感到了自己的无可救药,并且在送花又送娃娃的妹子得到一个涌抱的时候嫉妒得老脸一红。啊,我也要送花(误

虽然如此,但平心而论还行吧也就。一来是我对长靠戏不是很感冒,我好像能想得起来看他的就是三岔口,就这还是因为那天是折子戏,捎带着看的(虽然那天只有他哥俩让我觉得没去错);二来我有点太沉迷他几年前了。昨天说了,夜奔也是几年前,周瑜也是几年前了。那时候这哥儿跟现在长得还不太像,更嫩点,显小。他现在也显小,不是年轻,只是小,可能是娃娃脸的问题。说到这个我还觉得蛮有意思,他跟他弟脸上真看不出来,只有鼻子侧影特别一样。看他前几年的视频,跟现在只有张嘴时像,还有就是声音一听就是他。这让我想起这两天看下来,老看见吴响军跟仇一品。吴响军还行(他的岳飞很新鲜),不存在认出的障碍,看着他我就想笑。仇一品老没见了,脸不敢认,一听声才立即确定是他们,包括头一天的顾亮。

我对长靠戏不感兴趣的原因一个是不够美貌,是的我只是个看脸的浮夸的人。不管脸儿多小的人扎上靠都莫名脸胖,什么傅希如,什么孙亚军,这俩人都是看平贵别窑,感觉脖子上肉都推脸上去了,当然郝帅也不例外。再有原因就是我对长靠戏走的那些程式真不太感冒,我感觉武戏的程式都挺容易感觉到的,而长靠不在我感兴趣的范围内。当然了,说了好几回了,我不太看武戏,这说到底只是我的感觉,说错了不管。

他感觉不像早年了,包括嗓子在内,身上也是。我也无法确切地说明白,这种感觉好捉急,到底是不懂不行,还要学习。晃晃晃,然后神奇地站稳。那一帮人挖坑等跳的时候他在桌子上,这个晃,都感觉他要掉下去了。让我很担心。还有一个地方觉得好飞,而且不是好的那种飞。但我没看过这个戏,其实我看过,但是是在我岁数小的时候看的,我只记得一把把刘备老婆的外套薅下来,别的都记不住了。我还因为跳井什么的觉得武昭关跟这个有点类似,但我其实没看过武昭关,光听过,和看过楚宫恨。改天得看一看。我早年看的戏现在再看感觉自己都没看过,那时候智商还不如现在,是真不行,不承认不行。没看过这个戏,所以没法对比着看,只是我的感觉而已,不准。

那人谁啊,穿灰裤子粉T恤,招手,能看见。手上戴眼球子那么大大手串子。你圈人都好爱带手串子。

我说了谢幕时有妹子送花还涌抱来着,那时候台下的叔叔阿姨都意味深长地“噢”了起来,还有大叔状似很懂地说道“哦,郝帅的粉丝啊”,我总算明白我当初拿傅希如反串的照片好笑似的当桌面,被人看到就断言我是傅希如粉丝的原因了。我懂了。我没说下面,下面观众席里有一个男的怒吼道“郝帅好帅!!”,笑卒。


另外说两句不相干的。这两天都在看武戏,老觉得自己身上也很轻很软,但其实很显然,并没有。我毕竟是一个四岁就下不去叉的分外僵硬的人。昨晚上队里训练,看着妹子们劈叉下腰,嗯……我凌空飞起的脑花仍旧困在这个僵硬又僵硬的壳子里,这句话怎么那么诡异。还有就是新队服丑哭了,怎么这么丑,特么胸垫还缝在肋下,工厂是瞎吗,你们胸都长在腋下的吗?花这么多钱就买了这么丑的衣服,我穿上丑哭了,我又不像你们长得好看。这料子也不好,质量也不行,完全也就值一半的钱,活脱脱地摊货。想到要穿这么丑的衣服上台我都不想跳了,老脸都丢完了。我能戴口罩跳么?而且我还是觉得穿连衣裙跳这个你是在逗我,算了,我不用翻侧手翻,裙子罩头上的不是我。但还是丑毙了,丑毙了。





============我是丧病的分割线============

说张飞,“桥头站立一员大将,人高马大,他的家伙也大”。

哦。


鲁佳亮演的张辽?我终于能把他和他对上了。看见他后面改换甩发,偷袭赵云,我脑子里下意识蹦出对话框:“别闹,我这怀着孩子怀里揣着孩子呢”(误

想想我这脑袋算完了。

评论(8)

© oriolekoh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