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riolekoh

串戏不倦。

脑洞,但是我写不出来(。

这也不是那种为了回忆设定能去重看的片子,虽然好看但是不想重看

family

行骗天下jp同人,家族篇相关。这个重看还没有看到,剧情有点记不清了,我不过是回忆着麻酱使我心动的上目线激情码文罢辽。

ダー子Xボクちゃん,有点黄而且恶趣味,怎么看怎么像在ns东出。我随缘发了。

今朝的复健之路格外平坦,我文思泉涌宛如文豪(不是


他其实没有睡着,她想。尽管已经尽量放轻呼吸和动作,她也听得出他其实没有睡着,并且离睡着还远。骗子生涯让他懂得伪装,但他其实又不怎么伪装——真正的精神和情感,那些不需要的、没有用的、真正的心。


“喂,小朋友。”


“嗯?”他果然毫无睡意,声音无比清明又温柔地转过来面向她,洗过的头发软软地搭在额头上。就像往日一样,无数个往日,或者...

film

还是发到这个号。时隔很久重温而生的行骗天下jp同人,电影篇相关。写BG恍然如梦,宛如今生第一次。

好希望有更多的文噢,没人和我一起嗑吗(

ダー子和ボクちゃん太可爱了,电影版我现在就想看😭


“喂,达子!”


女优林Maggie小姐从自家沙发的睡梦中醒来的时候,就看见导演怒气冲冲的脸填满了视野。


“唔……你回来啦?欢迎回来。”Maggie翻了个身,意图往红眼树蛙软绵绵的怀抱和沙发的更深角落里沉下去之前被人抓住了肩膀扭转过来。


“我回来了——什么啦,达子!”她终于睁开眼睛,那年轻的、剧本写得一塌糊涂的导演表情充满了怒气和委屈,“你怎么能丢下我就跑了?”...

“对色情制品的限制,用分级标志或过滤的手法,保护‘不看不欲之物的自由’,便已足够。人类的想象力无论多么残酷,表象的制作是不能去管制的,也是不管制为好。我们知道,表象与现实之间的关系,并不是单纯的反映或投射的关系,反倒具有像梦一样的补偿填充的功能。我们也许正是因为在想象中杀过无数次人,所以才可以在现实中不去杀人。”


——上野千鹤子《厌女》

“您见过夜里的海吗?”我说过这样的话


没准早上的海真的是晨光吹皱水面、开始准备热和静的一天的,但我从没有见过。它在我心里永远是等待我投身而入的广袤寂静的黑色。我以前说它温柔。它真的温柔吗?我无法肯定。但我能用一些东西来解释我自己、解释我的心吗?也许也不能。

迟日江山丽的话,很容易想到2014年左右,暮春时候我去植物园玩。到处都弥漫着花朵开到最后的味道,像那种肥厚的花片,木棉或者玉兰开到最后开始腐烂的香味。最好还有雨,就是雨水里湿答答的沉重花片了。
这首诗到最后时总使我想到我差不多七八岁时候吧,那时候我外婆家的鸳鸯绣花枕套。旧棉布乳黄,旧棉线贴着我的脸,枕头里填着荞麦壳的味道在我翻身的时候窸窸窣窣地响着,窸窸窣窣地扑到我脸上。
我对很多东西的印象都是嗅觉,不管怎么说都占了很大一部分。这有点奇怪。

“大梦谁先觉?”我老记得那是07年的动画,实际我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出的。夕阳金红色的光辉,丛林深处,春日芳菲片片落尽,实在是风流。越是那样越为结局感到心痛,或不...

绿

绿这个字很妙。绿鬓青眼,很多颜色读起来都很妙。常使我想到读的小说里的春衫、花黄、温柔笑靥。色调就不一样,像是远远的山一样温柔。
绿鬓很好,不必红颜或白发相衬就很好。而到了绿云扰扰则就完全是那种庞大又虚幻的实感。就是繁华本身,也是繁华梦碎本身。这仅凭发丝即可得见,这就是文字的力量所在啊。

另,读了首页的推文,自绿江南岸那篇。而我甚至觉得自绿也带有悲观主义色彩。明月何时照我?春风只管自绿。这让我想起那首集句来:渐老逢春能几回?何况清丝急管催。起起落落,总归令人气哽吞声。我大概是联系自身了吧,虽然我某些日子已经看得到头,但谁能说已经过去的就能一笔勾销呢?谁也不能。尽管有些东西破碎得飞快,但它在某些方面又...

© oriolekoh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