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riolekoh

串戏不倦。

20150502武戏专场

我现在的状态,我要想到什么说什么。

我很少看武戏。我奔着夜奔和挑滑车去的。夜奔给我感觉还行,因为语文课本的关系,对林的了解要比其他人多一些,可以对他的心境进行一些小小的猜测。语文课本上甚至有宝剑记的词。尤其折桂令以及随后的一大块都挺好听的,我要是说我看武戏觉得蛮好听会不会挨揍,我觉得会的。而且词很好。今天有几点儿不大好,没事,我已经进坑了。之前有人找我聊天,问我看没看过裴艳玲的夜奔,我说没有。我意识到夜奔也就在B站看过郝帅的夜奔,还是名段欣赏,有点说不过去,于是找了一下有没有郝帅演出的版本。为什么一定要郝帅、而不是别人呢?主要有两个原因,一来是这伙子是这边的,比较熟悉(也并没有多熟悉,都说了我不怎么看武戏了),对他比较了解,也信得过(咦),这个信得过是指对他功夫还算信得过,而且知道他嗓子可以;二来是看脸。然后就在土豆找了个自录版的,是10年了,在上海大剧院的。首先我要承认,自录版这个事儿吧的确比较纠结,有得吃就不错了,就不要挑剔那么多。但这个录得的确槽多无口,尼玛抖得一比,还试图拉近镜头。但能吃到就不错了,10年还没我呢【不  。总之还是感谢录像的这位朋友。

然后我看了一下,没看完。看到了一个我不知道叫什么名字的姿势那里,我觉得王玺龙做得不大好的那块,再后头就没看了。今天看完,知道后面挺好听,于是回来找了接着看。正好那位录像的朋友分作两块,从折桂令那里是下半段,给我造成了很大的方便,谢谢他。不过想想也没什么好看的,我才看了二十来遍就关了。好吧,其实是听。才听了二十来遍就关了(其实现在还没关)。我的心里在跑圈,怎么那么好听,我都要会唱了,当然我是唱不出来的。他那里生死的生死好听得要命,还有羊肠,啊,我被击中了。

时迁偷鸡好似说相声。和快总一起来看的,我问时她表示最喜欢这个,并表示以后再有这种请叫上她。我觉得还是有点意思,不过有点抻,看到后面发累。朱何吉小伙蛮可爱的。

石秀探庄第一次看啊,虽然知道好几个人演过,认识的几位也都看过,独我没看过(忧郁脸。因此说是路子不一样,我也不知道哪里不一样。孙亚军小伙还是不错的,长得也不错。博士说他扁担拿对了,我很欣慰,虽然我到了儿也不知道区别【。我前后看他几次,有配演也有这类的,发现他的道具老出毛病(也不是老),什么马鞭儿挂盔头上啊,什么绳子解不开(然后从头上套着拿下来,辛苦你了)。从扁担里掏出一杆枪(什么诡异的动词)的时候好炫酷!我的脑里立刻响起了大保镖。不过老㧐得那老头,我表示有点不能理解。要关爱老人家啊。掏枪(都说了这个动词不对了)的时候给我造成的感觉是应该把老头帽子扎掉,这样才炫酷;你这一枪扎过去,老头什么反应也没有。当然也只是我的感觉,我不知道是不是该这样,顺口瞎说的。

前面说冲着夜奔和挑滑车来的。挑滑车我是冲着石榴花和上小楼来的。是的,我就是这么一个浮夸的人,没救了。当然我也知道估计不给唱全,看了几个人,习惯了。不过有唢呐也行了,礼拜四去上京,正赶上他们响排,在走廊这边听唢呐好听cry,忍不住和一个大叔一起哼起了上小楼(。但总体上感觉不大好,我因为不懂,所以说不出来是哪里。这样的话太敷衍了,但我也没办法,手动笑cry。不知道为什么,我看到宣传的说是谁谁的路子、今天双出如何如何,就感觉有点糟糕……我不知道为什么。大概是好久以来被宣传怕了。

我第一次看挑滑车是在莲花路,因为种种机缘巧合(。)看了两次。年轻的小哥还是蛮认真的,虽然我看学生时因为心境和事实,都会感到不同。然后同看的朋友表示了不满(因为小哥没带麦,根本听不到,但能听到他在唱而已),说傅也演过,我回来找了一下,找到名段欣赏(。),听了一下,然后迷上了石榴花和上小楼。然后就发展到了今天的境地,嗯。

总之今天最满意的是夜奔,不是就本次演出水平来说,而是简直打开了新世界大门(也没有;剩下两个也可以,也就可以;挑滑车我不是很满意,尤其我还是奔他来的。

我刚刚看到有人在群里发09年的演出信息,里面有演员介绍。郝帅还兼文武老生吗?今天头一回听说,第一次知道。

为什么好好的repo被我变成了全篇对郝帅毫无建树的花痴。


以及快总说要跟我一起看老师和小陈,液。

评论

© oriolekoh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