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riolekoh

串戏不倦。

迟日江山丽的话,很容易想到2014年左右,暮春时候我去植物园玩。到处都弥漫着花朵开到最后的味道,像那种肥厚的花片,木棉或者玉兰开到最后开始腐烂的香味。最好还有雨,就是雨水里湿答答的沉重花片了。
这首诗到最后时总使我想到我差不多七八岁时候吧,那时候我外婆家的鸳鸯绣花枕套。旧棉布乳黄,旧棉线贴着我的脸,枕头里填着荞麦壳的味道在我翻身的时候窸窸窣窣地响着,窸窸窣窣地扑到我脸上。
我对很多东西的印象都是嗅觉,不管怎么说都占了很大一部分。这有点奇怪。


“大梦谁先觉?”我老记得那是07年的动画,实际我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出的。夕阳金红色的光辉,丛林深处,春日芳菲片片落尽,实在是风流。越是那样越为结局感到心痛,或不如说知道结局之后越为那样衣袂飘摇的风流感到心痛。
这是局外人的心痛了。一方面是心痛,一方面又因作为局外人可以得见而感到荣幸。我觉得我会始终记得那画面。此人掀开帘子走出来,在落日的余晖里微笑。我和他没有相同的梦想,但我能感到梦无以实现的沉痛。在梦存在、并且尚未投射于现实的时候,我也能感受到对梦的怎么说,向往吧。那一瞬间是打动我的。
那时候的落花大约是落在茵席上的。


“庄严又生动”。
这很容易想到人间四月天。但还是人间四月天更为动人。准确,且能打动人。或不如说准确地打动人,精准打击的那种。我一直念这句诗想到白色的玉兰花,虽然四月总是想起桃花(为什么是桃花?又是另一首诗。四月的桃花大概又不是常态)。或者是“大火里的白色莲花”。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把Lily翻成莲花,但白色莲花总归动人,有种夜色染成幽蓝的白色感。
以及烟的质问、白色的莲花还是一种感觉,玉米的穗须就是另一种感觉了。玉米的穗须给我一种拉美的感觉,大概是墨西哥玉米饼给我的印象太深了吧。

评论
热度(5)

© oriolekoh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