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riolekoh

串戏不倦。

牢骚过后的牢骚

如题。浑身起刺,负能量慎看。

昨晚已经躺下,眼见得要睡觉了,突然就撞进脑子里。这事其实已经过去蛮久了(我就说我后反劲),但忍不住想说。我知道这事实。本来这不公就是肉眼可见,真实存在的。那里写得清清楚楚,生活中也理应感觉得到。决不能否认它(此人倒也并没有否认它),然而他对它的存在的态度不是谴责不是改变它或者哪怕抗争一下,而是在这偏见中受歧视的一方提出抗议时劝告这些人“没错事情就是这样的所以你要更努力才行”使这些人来习惯它并把它作为更加辛苦(进一步的不公)的理由。什么强盗逻辑。我只想说这是凭什么,更可笑的是竟然还有回答,说什么甲有甲的苦乙有乙的酸,乙可能在这里比较吃得开而在那里吃不开。所以酸的比苦的要伟大咯还是怎么样,所以大家都很辛苦就可以作为其中一批人受到不公正待遇的合理借口?你是想让我相信善恶终有报吗?可这不是善恶问题,即便是对立面也不该是甲和乙而是和第三方才对。难道我能把明明来源不是乙的苦痛归罪在乙的头上吗?所以乙在下一阶段过得不好,我就会心安理得地接受我在这一时段和我的付出根本不成正比的不公回报吗?我就能接受我所受的根本不是我应得的吗?我会因为自己承受过痛苦就把不相干的别人的痛苦作为对自己的抚慰吗?这根本不形成弥补,连安慰都不是。这是混淆视听,是把冲突生生转移到看似对立的两方身上,使甲把愤怒转移到受到偏心的乙身上。而真正的不公的造成者却逍遥在外。哎哟我的天,昨晚我还没想到这么远。好贼子,简直气得我眼发花。更要命的是有人可理解了。

还有另一个人,来跟我一起念,我们是来念书的不是来上幼儿园也不是来养老的,这是学生宿舍不是什么社区我们开会都没空谁跟你玩什么活动,我们是有自己的生活的不是一天天闲得没事做的,我这个专业听着轻松被人瞧不起可我们每天满课连轴转忙到吐写笔记写得字都快不认识了,就算我闲着也没有这个义务自己的事不做献出我自己的时间,我们是帮你义务劳动的你牛逼个毛线,在那也没人找你玩不要刷存在感了还真拿自己当棵葱啊,你把没用的东西做得再花哨领导再器重你它也是个废物是活生生地在浪费资源。这种东西我们没它的时候活得更好好歹不用这么累。

浪费是不合逻辑的。你可以出去了。

一学期只见过一次的人要来看看我们了呵呵。别跟我说什么没有这个义务之类的你是干嘛的不是靠这个吃饭的吗,连你自己应做的事都没有做无功而受禄还有理了是怎么着。还有这群人讨论的那是什么玩意一开始还好点后来越发的不是了难道我真的不能理解他们了么。还有这人你以为饶舌这也知道那也知道就会让别人都喜欢你么,前提是你也得讨人喜欢啊。恼羞成怒还骂人,以后见你一回呵呵你一回好了。

第一块想得有点累,想不起来更多,还是上课去吧。没人看到就最好了。

评论

© oriolekoh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