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riolekoh

串戏不倦。

史依弘专场开幕演出的折子戏

一个拗口的题目。

三个折子,为了看最后去的,也就看了看前面的。

十八罗汉收大鹏

想说是第一次看神怪戏,但仔细想想并不是,毕竟还看过借扇,也看过Bieber仙子。我一直觉得自己太弱智看不懂西游记,并且我绝不同意把它给孩子当消遣的观点。——啊,我是要说,带着孩子去全程听孩子嘎嘎直乐的家长真烦啊……

这场其实和Bieber仙子有点类似,集中的行当技巧展示。还可以,陈麟还可以,比马超好看一点点。脸很精神,表情非常生动丰富,好看。嘴里……他always一惊一乍,我都快习惯了。身上就集中技巧展示嘛,我不懂武戏我没什么好说的。我比较疑惑最后突然收好了?从罗汉身上下来(大雾)就直接台上拍手了?大丈夫??

于辉拿那个道具手鼓掌笑死我。

赤桑镇

没看。上京的老旦我说实话,我没一个喜欢的,全一脸喜气洋洋,不知道是不是主役老旦必备表情;声音我也不喜欢。唐元才更不喜欢,我觉得他一股地方戏味,从我第一次听他我就这么觉得了,而且五头身。有限的时间为什么不用来看妖怪人贝姆呢(。

游龙戏凤

姑娘依旧是一个矛盾的姑娘,此时我们可以一起唱一首易燃易爆炸,后面的朋友让我听到你的声音。我觉得这姑娘是身处于父权夫权君权三重困境之中的一个典型的姑娘,很有趣的题目,回头想一想。

两个桌子颜色都淡雅好看;墨蓝色丝绒饭单比大红色不知道高到哪里去了;我莫名更喜欢吉吉的杏黄色龙袍。王近年来扮起来显凶相,流里流气的部分倒是挺流里流气的,今天也没太雌音我觉得。史只能是动起来好看,我试了试脑子里把她定住,发现拍下来没法看,很考验摄影师;全程拿手绢擦三角区、擦下巴颏,捋线尾子,就差问正德“你看我出油没”了。哥哥回来那里扁起嘴非常可爱。

收大鹏的时候就感觉到高成本装逼舞美对于舞台的限制了。不然你以为我们发明出无实物表演是为了什么,是为了艺术吗,是为了省钱啊,方便啊,走南闯北不用带上大包小裹堆满后台的灯光道具箱啊,为了赵云起霸不用打从门里钻进来啊,为了谁,为了兄弟姐妹不流泪啊。所以这个中华艺术宫风格的舞台布置除了耗成本(以至于需要在卖说明书和周边上找补)和提逼格以外还有什么用处……算了毕竟这就是全部用处了嗯。没请this way翻译我就很庆幸了。

顺说我觉得这个舞美rio像张君秋马连良拍的电影游龙戏凤的场景布置。


我最近刚好在读《落脚城市》。在赤桑镇以后有一个中场休息,旁边大叔趁机和我搭话、并在发现我不能全部听懂他的方言之后向我发表了好一番饱蘸地域歧视的长篇大论,我怀着观察人类的心理,懒得和他争论。他向我展示了他的旧工作,并且非常自豪地以我本人为例、向我炫耀了他有关观察人类的技巧。非常遗憾的是,他所描述的和我所是的光鲜的我,与我丘陵地区河流边小镇的出身毫无关系。意料之外又在情理之中啊,大叔。

在这个春天的雨夜,我又一次实实在在地体验了大城市冷默的温柔。

评论
热度(2)

© oriolekoh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