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riolekoh

串戏不倦。

你好,他说。他伸出手,我握上去。
汪曼春的皮鞋跟那一块地一样,都是血里浸出来的。
我们互相握着对方幸存的血肉,死去的血迹都叫南方的冬雨冲散了,现下里却十足是一个重逢。

评论(2)
热度(8)

© oriolekoh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