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riolekoh

串戏不倦。

另一个REPO

是关于 @事如春梦了无痕  太太在《台风过境》合志中参本文《谁与共孤光》的REPO。我写REPO大概就是自说自话,来描述我看着的感受了,没什么营养。我还是那句话,阅读体验这东西某种程度上带有不可复制性,我只不过说说我自己,但是打了tag,会出现在别人面前,没有看过原文的姑娘不要看。我的话没用,尤其是要影响你的阅读体验。我很不希望这样浪费作者的心血,谢谢。

需要说明的是,我很多时候、甚至相对更多时候,不是因为悲伤才哭。我是一个水库,哭只是我表达情绪的一种方式而已,它甚至有时候用来表达喜悦。啊,当然,这个其实也不必我说,我是顺嘴一提了。

然后想说我在社会交往方面其实很有点苦手,声明一下这只是我明天要考试今天突然想摸的鱼我平常不这么说话的希望不要用力过猛把我爱的太太都吓跑惹(。

所以前面说这么多废话,是怕预览剧透。

 

《孤光》是我在夜里看的,我看的时候正在高速路上,要往北方去。因为车上看文字不能免地有点晕车,所以看得很匆忙。第一遍看下来尚觉无他,迷迷糊糊地看下来,现在想来真是浪费。但是也造成了另一种阅读体验:意识到不是文章的问题,是我的问题,拿头又看了一遍。这一遍效果拔群——我在车上无声地大哭。因为这感觉太巧妙,我甚至要觉得它就是这么安排你的阅读的,就是你读到中间,知情了,记得返回去再看一遍。当然这是我个人意见。等你如同所指的路那样走,返回去自己往密匝匝的刀枪里撞,这才感到作者派给你的……疼痛,艾玛这个词好出戏(

另外一个小细节,景物描写其实是个很妙的东西,能极大程度地令你身处其中,或者引起共鸣。我之前说《失明》的时候说过了,我恰巧抽了根烟就能让我身处月亮地儿底下了,那么我想到我所见到的通透的夜空和笔挺高耸的树林也算是身处其中,我能看得见我嘴里,或者说是角色嘴里呼出的淡薄的白气往树梢上飞过去,并且实打实地觉得绝望。是小说啊,哎(不可避免地赞叹。

整体是一个很标准的安排,对于这种题材来说。我觉得这么说话有点冒犯了,我对这一点可能造成的不适感到很抱歉,并且只能保证我在说出这话的时候不含有恶意。这句话的意思无非如同前面所说过的,就是你要沿着这条路走。这是文字力了,是创作。我是挺情愿为这个做一个读者的。

另外有关《再见,先生》,参本文的另一篇,我受到些许剧透,所以有些浪费了。但我翻完本以后仍在橘红的夕阳里嘤嘤哭泣。这种哭泣尚接近你看《怪·化猫》会有的,一种因为痛苦明晰又平钝但此身的确安全并且饱暖而会流的泪,所以你猜橘红的夕阳是真的景物记述还是气氛烘托【走开。我觉得大概不叫虐吧,不能单纯地用这个字来概括。单纯地这么概括也有点浪费。

至于把《孤光》《再见》两篇连在一起看的想法,我只好赞叹,人怎么能有这样的脑洞。“我想也想不出来,做梦都梦不出来。”你的脑袋瓜里想的都是什么(赞叹地。我知道这是俗称的丧心病狂(x,但不妨碍我为之赞叹,并且自己躲到墙角去,悄悄地、忧伤地,默诵全部《涉江采芙蓉》然后呕出一大口血

 

 

 

 

 

 






其实↑的中心思想就是太太我爱你啊呜呜呜呜呜呜呜【【【【【












另外我觉得它不适合有插图。我不是说插图好不好,说的不是这个,只是说我觉得它更可以没有插图。是已既成,仅仅是我个人感觉,别理我。

评论(12)
热度(14)

© oriolekoh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