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riolekoh

串戏不倦。

关于此次北京见老刘的一些事体

警告:虽然蹭了tag,但这根本算不上是一个repo。

请掐头去尾谨慎观看。头尾所说的实际完全不是相关的事情,中间也未必,可见我的不靠谱。


这一宿也没睡安生,人嘛总是有点择床。夜里三点醒了一次,听了几段说戏又睡过去,六点半被旁边大爷推醒,哎你下不下车啊,我说到哪儿了啊望窗外一看天还黑着,我怎么记得我是九点多到?一瞅站牌儿,南京(这车北京发,下一站就是南京,中间不停)。我说我到终点站的呀,不过大爷总归是热心的。醒就醒吧,整理一下思路。

此次能成行第一个要感谢的就是 @结巴患者 ,感动!结巴超级帅气超级可爱,我们坐在咖啡厅的时候我一直在偷拍你,后来我意识到我相机上其实有个绿色的灯(我好蠢- -),估计你也发现了,关键是偷拍了半天并没抓到有本人万分之一可爱的照片,我好蠢。想剪你的发型,嘤嘤。

一并感谢还有 @琥珀浓 ,这两天多承照顾,不胜感激。来上海玩请你吃饭呀hhhhh

另外见了好几位,我不好意思艾特了,总之都是非常非常可爱的妹子,是我看着可以忘我的可爱,对我就是这样一个痴汉- -但我是一个好人,信我(


而当活动真的开始了,我才发现身为一个王派摄影师的悲哀和捉急。虽然我总说我们王派才是人间奥义,但当一个人总共也拍不了几张照、其中一大半还尽是糊掉的跟表情包,还有糊掉的表情包,他的内心必然是无力且崩溃的,只能内心里安慰自己没事还有别人,然后默默地对着自己的文件夹流泪【。我就是这样的一个人。真的到这位上台了,我也没分出几眼去拿肉眼看他,全是透过相机看着台上。然而我的手既抖(不是因为激动,我出乎意料地淡然并且慢吞吞,手抖是本来就这样),离得又太远,这感觉就好似我之前乱玩,拿我的卡片机拍环形山。自然还是能拍得到,因为远并没有那么远,并且还会是一个很莹白的月亮,然而我的手只要稍动,月亮就不知所踪了。我觉得我拿相机拍他(的大头照)就好像在拍月亮。这么一说搞得好像还有点浪漫似的,虽然实际上只是经历相似。此人领结既歪(是事后看照片看出来的),眉毛又不知道是谁给画的(依旧是事后看照片),然而我就瞄那么几眼,看到此人的是瘦,也算挺拔,并且腿长,并且西服格纹真个骚气。此外我就来不及看他了,几等于全盲,跪在地上出了一头汗,不知是气自己私淑却把老师学得有模有样,还是什么别的原因,大概不是因为激动,因为心跳实际上不是不正常;耳边只听得同行妹子咔嚓咔嚓快门响动,觉得非常安心,手汗滑黏抓不住相机,怕挡了后头人也不敢站起来。到最后眼见此人要下台了,忽地凑到话筒跟前对着下面说“谢谢你们”,声音小了许多,是属于那种公开然而对着特定人群的讲话。没看错就是对着灯牌这方向说的,我那时候已经脱了相机用肉眼去看了,似乎还摆摆手?我记不清了。亚撒西。我们这边一小队妹子发出克制而兴奋的尖叫,不是放开喉咙那种。当时就想我家的妹子好乖啊w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刷了会儿微博看了看返图,然后就出去了。不一会儿见到私服的此人出来,整体上我觉得很轻快的这么一个人,出来跟妹子们照相。我当时十分麻木并且茫然,也不想着凑上前去,也没想着真人是否出现在我面前就令我感到不真实,没这么想过。我唯一的恍惚就是他的语调我实在不熟悉,这一个人是有几种语调?这个觉得恍惚了。此外再没其他了。实际上我此行心里一直很麻木且茫然,甚至我在异乡的异乡想回上海就像想回家一样,然而真的回到上海、见到上海站三个字,心里又没有什么十分归属的感觉,非常奇怪。一直到买了西施的票准备去看五块钱(喂!)顺便高高兴兴剪了个头发、坐着海沈线走在金海公路上我才回过味儿来,脑子里这才蹦出月亮一类的形容,而现在几乎是要哭了。我不是因为遗憾,也不是因为喜悦,就是单纯地觉得我心里终于开始动了。人的泪点总是很奇怪,我有时候看到妹子上场门转出来,水钻绢花闪我满眼,我也会哭。我的泪点很奇怪的。我现在甚至也不知道是为了什么。


此地雾霾真不虚传。本想着出去哪里好玩儿转转,实在是一来找路累死二来空污太可怕,放弃了。公共基础设施我还是爱上海,就说路牌,这地方路牌怎么不标方位的啦,不标方位我怎么找……并且上头油漆还斑驳了,严重得看不出这什么路。并且地铁站的周边地图也画得跟谜一样,真是(邓摇

在此感谢嗡一嗡的穿衣指示,正常穿在这边的衣服也不冷的,神奇。为啥上海体感温度这么低啦,我巨爵好吗。并感谢睿哥的相机支持,虽然我用着没我的卡片机顺手……没事他看不见这条(喂

返程夜里开着播放器听说戏的录音。我清醒的时候会挑熟悉的听,半梦半醒之间听了好多以前没听过的、或者以前没听过刘先生版本的。生的听了有打鼓骂曹、捉放、临江会、芦花河、太平桥、山海关、赶三关,etc。真是听了有不少,这点觉得非常开心。

评论(10)
热度(31)

© oriolekoh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