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riolekoh

串戏不倦。

今年即将要看满四回伍子胥。三月开台看了福建院碎挠挠的文昭关(一天又一天开始,最后竟然没有快二六差评),眼见一年快完了,又看了碎挠挠的武昭关(兵困禅宇马后悲开始,马昭仪哭完为止。女人嗓音我听着算得柔缓华丽;“虎头枪插在丹墀”与某人类似,然而还是某人做得动人,也可以理解,毕竟我是被他那里打动的,可以称为白月光了。既是以他们为模本,那么想必演到后面也不会有撩铠甲那句翻着花的高音,那一句太惊艳了。然而今晚助演的嗓音甚至与我平时听的不同,想想其实没有也好。回听了一下录音,我还是更喜欢前辈的版本),国庆假看了准老师杨派伍子胥,过两天双十二,还将看某人我刘说的版本,文雅一点、称做子胥逃国,不知道是要同去年暑假一样痰盂的,还是汪的,还是怎么的。逃国这个意象实际上打动我。武昭关“走国离家日如年……一夜须白过昭关”,很打动我。当然了,这回没演到这块,当然没演到,马昭仪投井都没有。但是有演这戏也行了。预备看逃国的前一天去看看西施。虽然是我最不耐的蛋饺戏、他人的戏份也实在不知数,但想一想头晚上要看人接受人给的一死,第二天回味他早年间从死路拚命求生,也真是挺有意思的,我几乎要为这安排击节了,虽然我不太相信他们是故意的。

评论(2)
热度(1)

© oriolekoh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