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riolekoh

串戏不倦。

两个锅、一夜白须与两袋嫌沉

题目我很喜欢啊,然而内容几句话速战速决,没有营养。

这个周末一直在市区浪。发现以后尽量还是不要日夜场连着看,实在身心俱疲。自己累不说,还影响观感。一个周末全是三国戏,周六日场蓝天战马超&骂曹+张娜六月雪,夜场长坂坡·汉津口+小放牛;周日日场失空斩,诸葛亮钻的锅,此为一锅。

曹总在男骂曹的设计里奸得过分,人物平直,此为二锅。这戏是我以往特别喜欢的戏,然而想想已经有两年没看了,因此脑子里其实没存下多少碎片。唱念也不同鼓套子也不同,鼓当场听好像很金石,但录音就全不同,很奇妙。月琴倒是很明显很有力,与第二天的葛亮形成鲜明对比,并且第二天的琴太狠,月琴也听不见,晚上一起吃饭的朋友倒是觉得这样的给劲儿。太久了,列位大人怎么坐我也忘了(这是四个人挤两张桌,我真的记不住了,应该有不同?),张文远腰间系不系着我也忘了,最后忽然断片儿了我也不记得该干嘛了,小蜜蜂也刺刺拉拉,总之不是太好的体验,跟我白天看不了戏有关。祢衡“呸”俩小花脸也“呸”,也很奇妙。

高中的时候有妹子教我唱歌,告诉我高音要使劲,并且给我示范,她高音声音会特别大,这一场给我的感觉就是这样- -

六月雪也水钻- -在银锭头面里夹水钻是什么我不懂的传统吗?离得远也看不清她是否戴的是我喜欢的那副耳环了,哎。

战马超黏软,受到真正懂的人的差评,我也不多说,多说我也不懂。字幕“你我点起灯笼火把夜战张飞尔敢是不敢”断作“你我点起灯笼火把 夜战张飞 尔敢是不敢”我是拒绝的,我就说这个字幕,他念的还能算得上正常。把张飞断在夜战后面我是拒绝的,“张飞”应当是一声唤,正常字幕都该跟着看响排,没道理说不知道这个,这个我给差评。包括“我越思越想心头脑”我也给差评。

给来张飞这位也许是我离得远,脸谱毫无妩媚感,包括晚上的张飞,一团二团俩张飞都不妩媚,也许以前都是我的错觉。这位经常帮蓝天配戏,我知道,其他的不说,就是最后被军士拉进城的时候跑了两步,那两步就是大写的“哎完事了”- -你起码进去再跑啊,真当我们看不见啊- -这就跟王维佳在复旦失子惊疯甩发还是线尾子的糊一脸时的表情一样- -特别出戏,差评。

晚上小放牛,没拿头开始看。笛子很欢快很清新,然而就那一个调,简直循环,次日再一听,得,我也会吹了。郝杰本身不老,然而这么扮老得来- -一笑几乎能看见哗啦啦掉粉。怎么样不评了,我几乎看的过程满脑子都是“于连泉擅演”,靠这句话过去的。不过小姑娘小小子是好的,朴素活泼,,是我喜欢的风格,包括柴大哥卖雨伞郑恩卖油哈哈哈哈哈(

长·汉挺好的,搞得我对他印象好了,虽然大武生这种话我说不出口- -也不是说以前印象就不好,而是我就一路人。留被的妆特别不精神,不知道是不是故意的。虽然汉津口我没看,虽然他靠非常美。我不懂欣赏红生戏,实在羞惭。着急走,不知道后面是怎么个赶法(。

第二天还是这位的赵云,故而题目有一夜白须,很冷的一个梗。我的梗一向很冷。老师傅的诸葛亮之前说过啦,细微的差别不多提,乐队可是比较不同,胡琴既狠,月琴也不同。包括琴歌,琴歌最明显了,虽然没有22号那么缭乱(22号的能翻出花来,但是整体上比较迟缓,不能多听,越听越憋得慌。那位小姐也是比较熟悉了,每看一团戏总能看到她,越看感觉长得越像韩国朋友(。

评论
热度(1)

© oriolekoh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