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riolekoh

串戏不倦。

两袋嫌沉1.0

下礼拜天还看一次,所以叫一点零。哪有拿诸葛亮钻锅的啦,钻锅不是杨延辉吗(不是

空城计话不多说,朋友的话来说,就是充满了挑衅与挑逗。看司马懿的表情全是挑逗,真是,要了亲命了。连琴歌也透出十分的轻快与俏皮,不知道月琴怎么想的,反正是带着花。莫不是这就叫琴音缭乱?可箫声也不必真惨凄。不懂音乐,算了。二老军,殷比王更老态,跟朋友有一致的看法,不知是否互相受了点影响。

斩马谡,起先子龙回来,洒完酒,诸葛亮也不理他。哎哟我就想这个人怎么这么傲娇的啦,而且干嘛对子龙这么傲娇啦,不懂。子龙估计跟我一样懵掉了,就下去换衣服了。子龙挂白三,诸葛亮苍三,想想还蛮对的厚。然后王平,自从我知道军军是谭派之后就觉得他越来越谭,也可能是错觉,毕竟曹杨即能看出来这是一个(嗓子)高高的、僵尸也倒得干脆利索的这么一个人,不可以与皇甫官人同日而语辣。此次看他王平,竟然透出一股别样的妩媚来,不知为何。幸亏他不是扁鸭嗓,扁鸭嗓请容我巨爵,我一直没法欣赏,估计是我的问题。“丞相不必怒气生”跟我以往听的还是一样的,这点上与诸葛亮不同。诸葛亮是有些变化的,在我听的一个大框上会有变动,这样。诸葛亮唗他,很带感,差点笑出声。我一直特别喜欢带马谡那句唱里拍醒木,有趣极了。跟马谡俩人对叫,就是这么一段给我幼小(并不幼小,已经是初中惹)的心里留下了极深的印象。斩字透出的十分不忍,跟我刘蛮像的,而且不过分,欣慰。然而俩人不舍地凑在一起,被龙套威声惊醒,怎么那么基啦。我就是说这里基。最后跟赵云说话,摘去武乡侯,好。
我现在满脑子都是未出兵先立下军令状那句,其实在去路上就已经循环了,去路上复习了一下刘的。此时又该祭出鲁大夫“军状立不得”来,鲁大夫是一个长者呀。

失街亭么,这么多年看下来,终于能清楚看出胜败了,可见我愚钝,还算有点长进(大雾。一直心心念念的两袋嫌沉,我都拿他做题目了,然而跟我心念的、他示范的,竟然不同。跟我听的都不同,倒也别致(其实我拢共没听过几个,估计是他先生说的不同。看之前我一直担心演员面相年轻的问题,这么一看,没什么问题,没出现早几年令公那种情况,我很欣慰。但也不是一个非常明显的中年人,而是介于中年和青年之间的、很模糊混淆的这么一个人。包括听说司马懿如何,还跷起二郎腿来。跷腿会显得轻浮,这个不多说,只是表示没有特别的年龄感。整体还可以,只是不好拍,没手感。

评论
热度(3)

© oriolekoh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