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riolekoh

串戏不倦。

一年要看两次伍子胥呀

↑并没有这种规矩,这是我瞎编的。


去看了李军《伍子胥》,乏善可陈。他的戏我看得少,懂得也不多。少有几次看他也是碰上的,金属粒子质感,实在太特别。这次不过冲着戏而去,也不是冲人去的。我终于被余&言洗脑了,对不起,杨派我还是爱洪羊洞。不过准老师太洋气了,太洋气了。

文昭关到刺王僚为止。于辉来皋公。学了麒的表情都细腻?很有戏。想到十二月也见不到一品,我的心里有点惆怅。皇甫官人一张脸跟个大面团子似的,就那种要上锅蒸的大寿桃。这还面貌相似,只能说皋公该去看看眼科。当然了,我知道不必像,我就是随口胡说。皋公听墙角员外巾+古铜褶子(那颜色超漂亮)+头上绸条,真的不考虑一下洪羊洞吗大家?(够

米南适自称米南凹,我当时有点蒙,因为我很久没看伍子胥,我对米南凹这个人物的印象只剩下大鼓书,这是一个会让马吐火的人(

画图真的细腻,笑了半天。把关儿郎也是蛮有趣。

我没有现场听过山歌貌似。这次听了,很开心。严친구的老丈。萧萧芦荻满船头。看君不似寻常客,因何忧伤白了头。好啊❤还有一种扬帆行船扯起篷,朝日东升满江红的,我也很喜欢。

史姑娘插戴真的- -大泡子能闪瞎我狗眼,耳环blingbling,倒是没老看蔡的那个那么大。给我一个素净的姑娘是会怎样,都流行插一头水钻是吗?我要瞎了,发型我也看不懂。专诸媳妇也blingbling。到现在为止最老实最素净的还得看张娜牧羊卷的时候,还是说只有你程是最素净的?不懂。喷一脸水,起身,叫“军爷”,我还以为要改武家坡了,姑娘真是好眼力。还有各种叫将军的,叫个壮士能怎样?

内侍小哥好帅。姬千岁红蟒金线绣的,要美死我,美死了❤要有戏还得我吉,这位比较克制,意思也到了,但我吉一霎变得凶狠的眼神是性感呀。笛子声音没发出来,光听月琴了,那叫一个琴瑟和鸣鼓乐喧天……不对,反正就不是一个街头艺人(不是)在表演的感觉。王僚地方戏感觉仍重,可能我对他有偏见。翎子不好看。翎子还是浙昆的好看,丰软。

没了,等看下一场。


不过准老师太洋气了,有为证。

评论
热度(4)

© oriolekoh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