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riolekoh

串戏不倦。

20150805珠帘寨

其实也没什么好说的,跟六月的戏凤差不多,都没什么可说的。是指无法成文,只能碎着表达;而且没视频我根本回忆不起来,这样的意思。但我反正睡不着。

说生书熟戏,然而我也熟不起来,满脑子非主流,导致男主一开口,我整个人是蒙圈的。整场下来什么也记不住了,也不像说挑滑车能扯出一大堆有的没的(主要珠帘寨这个我扯过,扯的中心思想就是表示说刘听着真喜欢,我愿意做他的脑残粉,这样而已。这就导致之前说的虽然没什么营养,但是也不愿意再说了)。然后我整场下来脑子里的声音都在和天蟾重修以后我觉得奇难听的音响打架。真的难听,连我喜欢的蔡的声音都没那么圆溜溜的了。声音时大时小,有时候还炸得慌,也不知道是不是话筒的事。

好了,虽然我不懂音响,但是这(好几)句话憋了很久了,今天终于说出来。

男主演嗓子也是造成我蒙圈的原因之一,认识的几位说一开始没放开,后来渐入佳境,大抵如此吧,大概。然后对我来说整体都比较新鲜- -大概,几个腔。前面一大段自表家园(误),我没听过这种,不是没听过……啊说不明白了- -没听过这套词,我见识比较少。啥啥一点不到处,不是红尘。然后太保你是怎样知晓,太保说程叔父到了,李克用说“哦,程叔父来了?”我当时就噗,也不怕差了辈了。然后动乐相迎,这音乐太难听了……我很少觉得这剧种的音乐难听,但是- -这个真的吃不消。然后忽然出现了伍员吹箫的音乐的唢呐版- -我也不知道是啥牌子,当时又有点蒙圈。

然后程敬思我还是喜欢郭毅的梨花斗,然后大概是先入为主吧,毕竟郭挺萌的。这个地方我一来坐得远,二来烦旁边人,三来光顾脑里打架去了,表演方面没啥印象了- -我的错。抢圣旨那里记得还好,我后面组团的老头老太都笑了。没有程敬思做事太无情两句。要杀大太保那句“斩了”我挺喜欢的,还笑了来着(。

然后数太保那里!有我一直魂牵梦萦(并不是)的两句!啊!激动得要哭了!感动!恐怕相逢在梦间!虽然这段某块听着还是= =

然后女主演,我看熊看多了估计- -而且老早以前功课,看的净是花旦的,就一个赵群跟准老师合作的,太静了,就不好玩,熊就自然得多,这是我口味问题。蔡还行吧,两者之间。白有的地方听着语气不好,举个栗子,好比说“吹牛不上税”(在后面),我觉得至少应该在这句话音落下的时候加一个小小的“此处冷场”的动态贴图- -语气导致不对,就好比去年九月探母说“你抱着阿哥”尾音那里略冷的感觉一样(但我仍爱她那次的探母- -),是的我记性不好,也就记这些时候记性还能好点- -不过叫老大王那里我挺喜欢的。但还是整体弥漫着一种淡淡的……啊。虽然比我想象里好一点就是了。不过似乎第一次看没扇他大嘴巴子的版本?其实我不喜欢揪胡子,就打个嘴巴挺好的。(李:人权呢?

然后我喜欢太保走远了那样的,我会想象一个尔康手的李克用,自己能把自己逗笑。这个不是。

然后第一次看现场其实是(。以前看视频到这个地方都会跳过去。原来周德威挺想归顺啊,那你傲娇什么啊= =

定试孤王定唐刀,好多定哦(没。偏偏两个皇娘有种程叔父的感觉,不过不是啥大问题。

然后老军抢着要带马那里说视死如归,规规矩矩,挺好的。严친구(不是)则每说组织追认为烈士。听一次好玩,后来发现回回如此。好比王盾探母每说“那边是洗手间”,第一次听新鲜,回回这样,没劲了。

曹其实是口里不是我喜欢的类型,比如程恩官仨字。有的地方语气我也不喜,这上面说过了,不一样样细说了。对我来说是这样的问题。不过她没包块大粉绸子真的感谢,我觉得那个造型丑得来……红的我还可以接受。

虽然我喜欢理不通,不喜欢一枝令(。但没有大变更真的感谢。

“噫,是我呀”吓了一跳。你是司马懿吗?

但卖股票一刚,尴尬得我手脚散了一地(并没有

老梆子我喜欢。

“没听见”还是喜欢我们准老师的。

嘎调挺吓人的其实- -因为我不习惯,忽然来这么一个,而且我精神恍惚,吓一跳。而且会一会那里发薄,我个人觉得不咋好,不过大家似乎都挺喜欢,都欢呼了,那就随便了- -

老天爷还是- -嘎调总感觉到一阵猎奇。来一个行,俩有点多。好比游龙戏凤捂嘴笑一个,觉得新鲜好玩;笑两个三个,腻歪了。还是我个人的问题。周德威我的儿呀,听凌珂也这么说过。

没了。


另外趁此良机刻薄两句(。

要按照一个忘了名字的少云老师的粉的说法,XXX多大岁数,演出什么戏的时候髯口掉了,他赶紧戴回去(真的想问他不赶紧弄回去留着过年吗),并且补上了一个……这里好像没有吊毛。啊算了- -那就他赶紧戴回去,又演完了后面全部的戏。这是怎样的一种精神!

我也不知道- -

要按照一个记得名字的灯粉的说法,XXX手里捏的粉色绢头跟她旗头上大牡丹花一起开得灼灼其华,与粉色的彩裤遥相呼应……等等,人家不会说彩裤。那就,她的眼线画得流畅高挑,仿佛要与衣裙上绣制的彩蝶一同飞扬而去;她的脸蛋是小巧而古典的鹅蛋形,肤如凝脂,像那身白色旗袍一样令人想起触手温凉的羊脂古玉;她换了一身衣装,旗袍与鞋子上颤巍巍的绒球交辉,仿佛一个湖蓝色的梦。

真是,这谁不会- -说实话,就是有点麻得慌就是了- -

没了。


===========“我有病”的分割线===========

程敬思:程敬思闷坐把酒消。

李克用:干。

程敬思:干你娘的心肝。


曹月娥:这可就是您的不是了。自古道,臣不念君仇,子不记父过。况且又……生下了小阿哥,再者说了,这秦楼楚馆,也不是您驸马爷去的地方啊。


老军:两国交锋龙虎斗,一来一往统貔貅。

挺好的,上面有司马懿,来个胭粉计吧【不


孤王先射就无有尔的份了。牙白。


李克用:孤王要射一活物你看。

周德威:这战场之上,哪里来的活物?

李克用:尔抬头观看。

周德威抬头。

李克用开弓放箭,周德威,卒。

评论
热度(3)

© oriolekoh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