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riolekoh

串戏不倦。

近期节目与讲座

Warning:不是好话。

已经刷过警告了,别的一概不管,不干我事。

讲的内容老生常谈不提。真是老生常谈……啊好冷。次次都提我还腻歪。无非是讲讲历史,什么乾隆,什么慈禧;讲讲安平就是飙戏,什么的。中途大家上马上马啦(我不是手滑多打了一个,给你穿穿衣服啦,最末里大家学着唱唱杀气腾腾布将台啦- -什么喝你座山雕一碗酒啦,什么的- -腻歪死了,从去年五月听过一次,听得满脑子起茧子。人果然不能多接触,接触多了且腻烦,那一点手段瞒得过旁人,难瞒我家诸葛先生。我且不说,说别的。

元音的讲座。主持人完全不行。主持人问“下半年有什么演出计划”,主讲人说12月的伍子胥,还有几个新编戏(新编戏小能手名不虚传- -),主持人说哦那么珠帘寨这个戏……如何如何。实在捉急。看着好似打了大纲,然而主讲一任性,没按说好的来宣传珠帘寨,反而讲了别的,把个主持人当场懵了。这只是我的猜测,毕竟我也不是内部人,不知道安排,有诛心之嫌,这里说一下。这就是你主持要自己人,或者来个熟悉的可以随机应变。变都不变,两者说话衔接都没有,搞吧。正常人说话都不这么说,讲座搞这样。

七彩戏剧的节目。七彩戏剧一直给我一种奇怪感,剪辑得奇怪,人的手段举动已经嫌老嫌旧,难免有些尴尬。不过可能我也对电视媒体有点偏见吧,这个压下不提。大舞台这节目我看过两回,都是图人而看的(而实际上这几个人,我要是真看这人的戏也未必喜欢。是说未必,不是肯定不喜欢。是说我从前有喜欢的,现在却没感觉了,然而有其人的我还挣着参加。不知道是印象太深造成的顺势而然还是最后的挣扎),然而每一次要看都需咬着牙看,忍着浑身尴尬看,才能看完,很痛苦。我不知道自己这样为什么还要继续,人啊。

上图的讲座。我转发讲座信息,我学长还说此人今年净讲座。干活的都是亲人,都是比亲人还要亲,都是爱- -你们是好大的一个家。多人讲座一般有比此人风头大的,单讲座看是真讨人喜欢。主持人是老见了,像上一段的主持人一样尴尬,咯咯咯,满场都回荡着被音响放大了数倍的笑声,听得我肝肚肠都恨不得从嘴里倒出来,我的亲娘啊(张文远语气

对着手持话筒唱,那动静真特码难听- -为什么要这样。

没了【。我要寻起事来三天三夜没完,但叉手掌柜终归不好,毕竟我什么也不干,单挑刺,人是实打实做事的。何况并没什么才干,什么也不是,人则是实实在在的爱啊,啊!*手摸胸膛*

评论

© oriolekoh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