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riolekoh

串戏不倦。

20150606

日场夜场连着看的。

日场是为了看看小商河跟游龙戏凤。小商河天长日久,游龙戏凤没看过这人的。

小商河只努力看了此人好些年前的录像熟了熟,其他人的看了开头就苦于网速太渣,关掉了。事实上对我来说看了多少遍也没用,我根本达不到熟戏,武戏。文的么我听一听,记一记的可能性比较大,武的真不行。我先前也看得没头没尾,忘记还有醉花阴。我只记得有喜迁莺和刮地风。喜迁莺感觉差了点儿,“抖威风”、“才”那里听得出来,不是光说唱。当然听唱可以听出身上哪哪状态如何的,真的。刮地风感觉完全不行。尤其刮地风,包含唱,不光唱。是的我是一个看武戏觉得唱好听的奇葩。不光唱,整体上都不对味儿了,但由于我对武戏半点不懂,说不出来是哪里,对不起,这半天算白说了。死那里也觉得怪怪,可能是我座位角度问题。再没我印象里那么漂亮,很多年前的。整体上只觉得好似喝了乌涂水。郝帅旁影儿好看。

游龙戏凤还算满意,虽然我不喜欢高红梅的嗓子和长相,对不起。我老感觉她嗓子带飞白的。我也不知道这是不是他派特色,我更喜欢圆溜溜的嗓音。我跟人说飞白,他们都没闹懂这是什么意思。这不是一个这方面的专业名词啊,大家,不要怕。大家知道最好,不知道感兴趣可以自行百度,因为我不会用别的方式来描述。原谅我这种奇葩的形容吧。出来水钻头面晃得我眼花,这倒成;到后来打水洗手那里,那盘子直接把我照瞎了。我看这盘子和酒杯酒壶都不太顺眼,陪一个板油去后台,瞄到一眼那酒壶,我还思考了半天,敢情在这儿用的。凤姐整体上还算矜持?就是没有小姑娘感。我一边看,一边怀念以前看的几个小姑娘。我爱看小姑娘。一边看一边想起人家“呀呀啐”“你再看看吧”。有几个地方我更偏爱别人的版,有几个地方倒还算得上妙,是设计上。傅希如倒是不猥琐,我觉得。一开始看她好玩儿的感觉是有的,被妹子哄时用知情来表现和她好玩,也倒不错,就是掩口笑太多,有点看腻,第一次看是挺新奇的,包括学凤姐讲话,第一次是挺新奇的,第二次就一个程派的正德帝。跟她说话故意板脸是有的,自己在一旁偷笑,挺有趣。循序渐进感也能感觉到,不知道是不是我受了之前看的文的影响。凤姐扔海棠花,拔错绢花,正德帝顶着根绿叶菜过半天。

赤桑镇没兴趣,正好饿,出去吃饭了。

穆天王倒是好玩,也是设计上的。看杨延昭我就想乐,好想看辕门斩子。杨延昭非常有趣,看了这个之后觉得斩子更有趣了。对不起,感觉自己仿佛跑偏了。

晚上看牧羊卷。感觉也许是我还没能get到言派艺术的精髓,见坟台和听我妻还是更喜欢杨的,我觉得是我还没有get到的缘故,因为对这个戏真的不熟。张娜话筒一会儿好一会儿不好。陈圣杰可能是长相问题,或者也可能是我没有get到精髓的他派艺术的特点?我老感觉他在笑,不管是哭啦还是怎样,总感觉他在笑。这也可能是我偏爱他的武家坡觉得浪够本的原因之一。这也是我看他卧龙吊孝心想我要是东吴将官立刻就地把诸葛亮打死的原因。张娜旁影我一个恍惚会看成高红梅。

字幕错字多得一比。能听清的我都尽量不看了,然而错字真是多得一比。好想一个个改过来。错别字已经很难忍,何况说好的跟响排对字幕私下里问演员呢,当年极其严谨地考证是挑华车不是挑滑车的职业精神呢。

折子戏那个大家都熟悉的前排老头坐我后面,先是跟旁边老太太唠嗑,后来打起了呼。我已经拍照了。牧羊卷我这一片观众席坐了一个海魂衫团。我不知道是什么鬼,但诚然如此。我背后一个男的非常吵,我一开始跟他说轻声点,他像死了一样完全没反应。后来再大声聊天,我看他一眼示意,他居然还问我“你看什么”。

评论
热度(1)

© oriolekoh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