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riolekoh

串戏不倦。

20150410逃国献宝

昨天晚上写到后半夜(其实主要是因为我回来得晚),不知怎么的没发,我醒来电脑就不知怎么地在我床头了……噗。

例行废话一段,挺大一段,戏相关在分隔线后头。

我这天一直在赶时间。我以为有五点钟的校车,结果查了一下并没有,于是去坐教职工,hail 教职工。完了之后S4上塞成一片,大家都塞在那纹丝不动,从我校到莲花路活脱脱跑了一个多小时,我的心也十分塞。后来我就坐地铁嘛,到常熟路之后朋友在那里等我,然后我们秉承着我大方向不错就没事的方针往西北方走过去。结果一个晃神儿走错了,我心想这条路怎么这么长,而且没走过。最后也到了华山路上,我定睛一看,八百多号,这又往回走。走到了迟了个五分来钟,再定睛一看,大幕还拉着,这才放心下来,俩人坐定,然后就开始了。这戏也不长,七七八八算上之后互动环节也没多长,于是我决定去浪一浪。我今天早上饿醒了,非常想吃苹果派,于是决定去吃苹果派。本来我在常熟路7转8很好的,但一来心里念着苹果派,而且交通卡里没钱了,常熟路的机器和人工都不好使了,于是买了一张到徐家汇的票。在那边开心地吃吃吃之后我准备11转8,结果在站台上就听见“到罗山路的最后一班已经走了,请尽快离开”,当然,不是原话,我根本记不住原话。我当时万念俱灰,最终决定去坐9号线。且喜苍天不负我,还有最后一班,而且8也赶上,我在站台时忍不住问绿旗子小哥还有没车,他说有,有两班,并伸出两个指头,真是又萌又帅_(:зゝ∠)_感动死了,真想倒地痛哭,嗯。

=======我是一条线=======

我没怎么看过学生的戏。要是不算视频,前后算这个也就看了三回。学生的戏其实别有风味,要说不一样,那是真不一样。很正常,但这个戏配合方面,还有其他人的有点硬,生硬的硬。包括字幕在内,字幕个别有出错,比较重要的是字幕的配合。字幕的人我觉得他一个得懂,二个得懂。知道什么是什么,知道哪儿是哪儿,这很重要。这是在我看了学生的青涩感之外的东西。青涩感类似抽样误差吧(。),我觉得,但我上头说的那些就属于可以避免的。我说感觉有点放不开,八老板说因为都不太熟。再一联想他们深夜排练,脑里似乎浮现出了死线前夕在走廊点灯熬油的我们【不这不是一个性质

但整体上还是很舒坦的。很舒坦。我散了以后和朋友走在街上,感觉这就是一个春风啥啥的夜晚,非常得劲。就不是开心那么雀跃,当然了也不是消沉,是很平和的感觉,其实挺享受的。我知道它走的是这个路子,没有很惊讶,但给我的感觉很妥当的。以及词儿很好,舒服。除了一开始是祢衡我有点软,到后来都蛮好。我还蛮喜欢高拨子的,托兆那两位那里也好喜欢。除了这几位嗓子不是我惯常听的嗓子之外。当然这点儿上我也没什么见识,不要在意。

刚知道此戏的时候,不知道是伽利略的戏,看到逃国,自动跑到杀府逃国去。事实上我也的确想得到伍子胥,得字念轻声,我是个严肃的人,谢谢。是在戏完了之后,观众互动环节,一位先生要过话筒,首先表示他是做这个研究的,然后给了几点修改建议。我能记得清的大概就是说内心戏不足,啊应该深度挖掘一下伽先生的内心,首先要坚定一下他追求科学的信念,丰满一下人物形象,然后还有就是可以把家将挖一挖(他一直叫童儿,我倾向家将。一说童儿我自动跑到东皋公那里去了)。说为什么家将愿意为了他打架呢,为什么呢,最后怎么还打赢了呢,应该说一下他们之间的故事。

嗯,你仿佛在故意逗我笑。

想想伍员也有位家将啊,多亏了家将越墙逃命走,武城黑要回马鞭伤他的时候还替他丧残生呢。可是关于这位家将我可是半点不了解,我光知道他本英雄好汉效力帅府门前,别的什么也不知道。怎么没有伍子胥跟家将的爱恨情仇!没有这个我怎么能理解他甘心为他死!人物刻画一点也不丰满!差评!

[doge]

不过摸脸那里我真是笑了。包括shit在内,我不是笑出声,但还是笑了,咧着大嘴。但这种玩笑几乎是面对较为年轻的人的,这似乎是一个小小的限制了。但因为它本身是个玩笑,我们也清楚那是个玩笑,所以这限制其实是如同糯米纸一般的。无伤大雅。你看也看得透,干脆撕破它也不费力。不过伽利略跟家将的互动真心萌……不我没有萌CP,不是这样的,我不是什么正经人

医药代表先生可是错了,我这么觉得。伽利略的身份实际上是此剧严肃的起点。我之前在群里看到有人宣传这个,之后有人评价说“这个不适合从没看过京剧的人来看,会让人误以为京剧就是这个样子”。我都不想跟她说您认识的好几位都是由打钟楼和曹杨开始看的戏……尽管你看到这样一个剧情在那里,这样一个角色在那边,但它不是扯淡的,它是严肃的。哪怕中间有小小玩笑它也是严肃的。要搞清荒诞和扯淡的区别,荒诞其实是严肃的。不是说我有一个伽利略在里面,我就可以把这个东西随便掺杂什么然后说我这是个创新了。它本身有一部分就是在于新如旧,它的珍贵在这里。它给你看的是面前这个人告诉你是伽利略,然后给你看完全的京剧在里面,这很了不得的。不是说伽利略唱京剧就要搞起他老家的戏剧什么的,不是的。

严肃认真地说这就是我心中的新编戏。我始终忘不了从前接受了宣传之后到剧院去看到的扑空感。那时候何其无所适从。我想起前两天的讲座,我觉得把一些东西解说出来、寄托它以意义、表示它是好的,就不如像这样直接摆出来给我看。我不要知道你们是如何扎染、如何做旧、如何极简的舞美、如何青铜器、七巧板,你把东西摆出来给我看就行了,它的说道你不必告诉我,我只需看,接不接受在于我。我觉得逃献这戏在它本身寄托的那些东西之外还是个证据,它更多的是在把我吓一蹦的炸雷中向我展示了一种可能。当然,我知道这是可能的,如果不可能的话这东西是怎么发展了上百年发展到现在的。我也知道他们就是要展示这种可能,因此我没有太大惊喜,但我心中的喜悦是有的。这点上真是太好了。

有一位同学提问的风格好像我校学生,看来每校都有这样学生。我起初还年轻的时候觉得这样人好厉害,能扯出这么一大套来。但自从我法令纹深得都开始卡粉了(。、被人当成老师(已经不是一次两次了/拜拜)了以后,越看这样的越觉得不喜,不如一步到位该说什么说什么,还方便我抓重点。我听着他讲话,感觉好像又回到了大创答辩的那个下午。我起初非常紧张,因为怕丢脸,而且第一位同学真的回答得不错;但越到后来越觉得他们在扯皮,从一大套话里根本剥不出来什么有用的,越来越扯。到我是最后一个,等我上台的时候更是扯,我差点睡着。相比之下提了三个问题的那位太对我心思了。往那边瞅的时候还看到了春花老师,XDD

八老板越看越得劲,最后听人家提问题的时候好可爱啊……

导演妹子真可爱啊。我也想去印一打名片,装作老师(以我这张老脸应该很有成功的可能),看到可爱的妹子就塞给她,告诉她“请务必联系我”,嗯。

观众席略冷清,主要是我坐的地方比较冷清。后面有个妹子每在喊好时尖声大叫,每把我吓一跳,心里气氛有点打消了那种吓。

今天晚上其实还有的,但有事不能去看了。我觉得今天晚上那种生涩感大概会好很多。

结束后有人吐槽二幕丑,的确挺丑的(。话说我一直觉得长安那个瓦蓝的二幕丑来着……咳咳咳

评论
热度(2)

© oriolekoh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