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riolekoh

串戏不倦。

20150324威虎山

我是第一次看这戏。这话前后说了三遍,连我自己看着都腻味,然而还是用这句话来开头。

我对这个本身没什么兴趣。我本人不是生在只有这个可看的年代,对它不存在什么深切的感情和对以往岁月的追思,我看很多人对它有这个感情,我不是;我对题材也不感兴趣,也不是说厌恶到有我喜爱的演员在内我都不要看的程度,我也看不少人都这样,我只是无感而已,但也不是用来主动了解的那个类型。大概就是这样。前两天新编剧目演唱会,听了几个唱段,挺有劲的,挺好的。那天是蓝天、王珮瑜、童祥苓三位,如果我没记错的话。王珮瑜感觉不大适合这样的,童老我就看人了,整体来说还是比较喜欢蓝天的,干净、有劲、IC,挺好的,虽然这个IC只是在我脑中想象的形象来说。由此才对这戏稍微有点了解。是的,这么一段说到现在,仍没走出“我从没看过这戏”去。

何澍我并不了解,只看过他的刘邦。前两天演唱会同样看到他,以致我这回看着他,脑中不禁浮现出那个形象来,这其实是很幻灭的。他哪里总给我感觉怪怪的,不过我既不懂行,因此也说不出什么所以然来。听多了傅希如说普通话,总感觉哪里怪怪的,但我也说不出来。妆哪里怪,我旁边所坐的先生也说,我还想问来着,但一直没问。前面共产党员还好,后面打虎上山可能跟话筒也有关系,但直接让我想起纪叶的小上坟来。半天没出来是本来就半天没出来还是话筒没别好?从闷帘(不是这样用的吧)开始我就总觉得几个地方哪里不对,但既然我也没听过,是吧。站在灯底下一枪打俩,大家都笑了。蓝天挺好,但没有演唱会上给我的感觉好。朝阳那个段子是挺好听,大爷诚不我欺。我一直下意识地念成chao阳,不知是不是某种程度上的思乡之情(我知道不是)。

徐建忠挺帅的。我只见过他八千岁造型,没这个帅。总体还行吧,总感觉参谋长的大衣要掉了。

认出郭毅的那一刻我差点笑出声。

可能因为舞台上一直在下雪,不是做雪花效果就是背景一直都在下雪,我感到冷。男主刚穿上那件毛茸茸大衣的时候空中飞起了几根毛,下意识觉得鼻子痒痒的。最后一场那条礼仪小姐一样的红带子上有个奇怪的东西,有点像一个红色的耳机,那是什么。跟栾平对质(?)的时候口水都喷出来了,非常有意思。清楚地看到齐宝玉(?)的蜜蜂,看着像衣服没穿好似的。

杨子荣的虎皮和帽子毛茸茸的,好想摸。

兵们做人肉背景、劈着叉跑过去,这个用法是不是也出现在成败萧何里了?

我若要做出更有营养的评论,就必然要再看。然而要再看也不知道是何年何月何日何时,我本身是对它兴趣不大的。

这戏应当带有强烈的倾向性,应该的。但因为它不在我的年代里了,因此无视过去还是可以的。忽视掉这些,这戏其实是好戏,这点挺了不起的。

从这戏里反映出来的观点,我一一用时代特色来解释,就像我看传统戏的时候也会这样解释。我可能不接受,但我能理解它的存在。我想我们现在所编的戏,如果后人仍在看,他们从中看到的是怎样的属于我们的时代特色。这让我发怵,但没准儿将来是个更宽容的时代。

评论

© oriolekoh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