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riolekoh

串戏不倦。

伍子胥离婚记——再看<二胥>

剧透加耍贫嘴注目。

这戏如果再用大改做噱头,我兴许还可能咬着牙去看看。如果没这么说,我是万万不能去的了。蝼蚁尚且贪生,为人岂不惜命。再看两遍,我心脏病都要吓出来了。当然是因为我胆子小,一屋子的阿姨叔叔都没事,我好歹也算个壮年汉子(不),居然被吓得腿软。不过我这人就这德性,看多少遍都白搭,该被吓到还是被吓到。乐队突然发声,“一阵焦雷”经过,都会吓到我,就好像我看CA2,Fury的车出事时我吓一跳,二刷三刷,还是吓一跳。这个没办法的。嗯。

我要说什么来着……哦对,离婚。这就是离婚之路啊。这跟我是腐女没关系啊,我这是开玩笑,不是萌这CP的,我自认还没那么丧病【。怎么说是离婚之路呢?贤弟若问,你且听道:(贤弟是谁

先是十九年前。说一句杨楠侧影真俊。开头斩首在金阶,我还是喜欢老版本。老版本只记得灯光很暗,大刀一挥闪瞎我狗眼,非常威风好看。新版太亮了,不喜。然后就伍申会了,贤弟若问,你且听道(住口)——打戏大概是新加的,我可以把这个当成是战樊城(虽然没什么美感……失礼了),战到一半,申包胥出来了……催贡还朝呢?不是门旗申字大如斗吗!这是同人吧!不过这时候申还是很俊的,这点好评。直接说什么大王怪罪有我担待,这不是找着让人罚你么。

然后伍子胥就开始哭,哭个不停。申包胥在一边哄,后来感觉哄不好了。

全剧终。

不对。然后伍子胥就开始哭。说似这等的冤仇怎忍受,申说你走着,我回去跟大王说。提起大王居然直接伸手指头指唤,一点也不尊敬,差评。然后俩人“苍天在上,保佑XX胥XXXX”。这是蜜月期,对,我还没忘离婚俩字呢。苍天在上窘得我呀,总感觉看到了什么不该看的东西……另外我觉得尴尬的就是“快走”。“XX请上受我一拜”不是接“也有一拜”么或者一夜之间不必拜了,我知道君勉之行矣翻过来还真是你加油快走,但快走俩字总让我尴尬。不如——

伍:如此贤弟请上,受我一拜。

申:也有一拜。事态紧急,兄当急行投吴去者。

——划横线这句我说不好,大概意思。反正常年跟戏词作伴的人肯定能想办法说得通啦,也罢。

旋即喀拉拉一个响雷,唰——下起雨来了。这还怎么练啊?这我才高兴呢,这时候才显我的本事啊。就见我这口刀,那是行上就下行左就右上下翻飞刀山相仿净见刀不见人刀都淋湿了我身上,连个雨点都没有。

你在院里练刀!

大伙在后台避雨。

然后时光如梭,岁月如歌,转眼间十九年匆匆而过,无祥女的儿子都会唱小生了。申包胥终于出了号子,口口声声叫的是先王。一抬头,不对劲嘿,然后就开始耍傲娇。你求我?我当年血白献了,伐开心!结果无祥女出来说大夫别傲娇了,你当年献的血我留着呢,来,瞅瞅。然后掏出一块血书……你敢告诉我你这血书上写了啥吗!我不认字不要驴我啊!反正是左求右求,终于求动了申大夫,这块没有直接解下他腰间的围裙,是为改动(不对)。其实傲娇这块都是改动的。不过我觉得他是个二话不说就跑去哭秦庭的人啊……算了,你们开心就好。

哦对,申不是太后放出来的了,这改动不错。

然后申包胥出城顺说伍员来降(申:呸!要往荆州不能够,岂与奸贼作马牛!),伍员白胡子出场了,整个人穿得仿佛响么菜奶奶。对不起,以我的文学素养只能想到这个了。要么就加上白胡子,算他是圣诞老人。再无别路了。只身闯入一段改了下调,我还挺喜欢的。然后就是故友二次相见。啊如今若再去重相见他岂肯将尔空放还于是对唱了半天表达了一下这么多年来没见的思念之情……这年份估计快赶上秋胡跟罗敷了。然后吴王说哼你得了旧人忘新人,忘了在想当初,你与千岁陋巷里,这段箫吹得甚惨凄,手挽手儿回府去,千岁给你换困衣么。伍员说甭提了,我倒霉就倒霉在这想当初上了。然后吴王说你怎么的还学会抬杠了是吧,我不干了我要撤兵。

然后伍子胥就开始哭。

全剧终。

不过这俩人对唱还行,可以听,虽然太基了。我觉得唱出这词,动作上都可以摸脸了。“怎生你形容枯槁瘦如柴”“你本是翩翩君子好丰采”。啊……包胥你好丰采,子胥你大雅才,风流不用千金买(快住口……)我改了改词,原词记不清了。而白不读伯,幸亏头一天看了看彩排,不然要别扭死了。

吴王真·补刀王。随着他幽幽道完,一阵焦雷经过,我被吓了一跳。(。

然后记不清下一段是啥了……哦对,伍子胥哭灵。我对杨楠及其角色还是蛮有好感的,尤其在一堆古不古今不今的词儿里他有一句“楚熊轸”,是很博好感的。对,就这一句。跪迎真拼啊,旁边的大叔大妈都倒抽一口冷气。而且“寡人跪迎”下一句不该是“大王跪迎”么……总感觉话没说完,哎。

然后伍子胥就开始哭。

哭累了开始谈判。伍说你爸死了尸体在哪,昭王说我爹死得仓促……对不起我笑了,有死得不仓促的吗!不像话!于是伍说你开棺,我要鞭尸。昭王说伍员太不仁,力大欺寡人,碱面如性命,我与你把命拼。然后伍呵呵了半天,走了。

……走……了……

一屋子的人都在干嘛啊!!子期不是要把他拿下吗!你在干嘛啊!

回到吴营,伍子胥表示得了,申包胥小丫挺的才是得了新人忘旧人,嫌我老了是吧,咱攻城。于是攻起了城。改完的动作可以避免万一失误造成的伤害,不错不错。只是最后摆出的姿势太好笑,看一次笑一次。可能我看得不仔细,总感觉这个地方的灯光不够从容,可能是我看错了。一溜儿跟头翻下来,城居然没攻下来,啧啧啧。本当伍说我们放水,但昨晚还没来得及说,城中就射来雕翎箭,还有这箭书信一封。我在安老板举起的手中看到了深深的无奈(并没有)……于是一封书信到吴营,打动伍员亡命人。吴王说来咱把他淹死,但旧情难却啊,伍说不成,等我把申喊出来,劝说一番。

……还劝个球啊劝。此时伍自是多情,可惜申已经没这份对等的感觉,伍到现在已经输了。

叫还是要叫的。俩人并排坐在石墩子上谈谈心,叙叙旧情。申说打着仗呢你叫我组撒,伍哭着说我舍不得你……啊不对,是我放心不下。然后又是一番聊天,伍把祥林嫂精神发挥到了极致。申说你就知道三百口,连辙口都不换,谁听你这啰嗦,我走了。伍痛哭流涕说你别走,我舍不得放你死,我们一会要放水淹城了。申包胥闻言是大吃一惊。

好一似凉水浇头怀里抱着冰。

于是申说咱俩离了吧,真没意思。

然后伍子胥就开始哭。

仇一人而戕一国、岂止三百口讲得真好啊,这剧里讲得最好的了,来吃的人都喝采。然后就没有然后了(不对

加了一段申内心独白,还对观众跪拜来着,阿姨叔叔又是一阵惊叹。同看的盆友说好,我无感。

然后分开了,楚王出逃,子期殉难。每看哥俩打架我就想笑,郝杰表情我也想笑。郝帅一倒跟那儿直喘,好萌,我这奇怪的萌点啊……

平王妃。这段戏我觉得挺好的,不多说。唯一要说的就是前面还伍子胥引狼入室把楚国欺,多好啊,也挺好听的,怎么就……亲手杀死你……了呢……

于是我们终于迎来了全剧的高潮,反正在我眼中是高潮啦。太好了,说得我都渴了。申幽幽飘出来,说你好哇将军,咱俩唠十块钱儿的呗。

然后伍子胥就开始哭。

伍说贤弟啊你没事就好哇,眼泪鼻涕都要蹭到人身上去了。此时申一副高冷的形象,和痛哭流涕的伍比起来,宛如一个把协议书拿给丈夫签完、带走了家产和女儿(哪里来的错觉)的妻子一般。要不我怎么说是离婚记呢,跟这儿等着呢……那块布,我一向是给好评的,可这线头也忒多了,中评吧。伍子胥说你快走,快走,回来……简直赶得上“你给我解释我不听”了。唠完嗑之后,估计他去哭秦庭去了吧,随即类似越剧的女声合唱“去了”开始。我因为之前看过,所以嘴角抽动得不那么厉害了。但话说回来,你这个东西设计得有点问题,就不能说怪青年演员感情不充沛。因为我坐的位置很偏,看得到上场门那边,看见是宫女在唱,一时觉得好玩,居然把最后那一大段熬过去了。在这之后,伍拿着太尉太傅牌位,陷入了沉思,然后来到了那辆破车旁边拔出腰间三尺剑满怀激愤问苍天,这是一个非常有意境的场面。

随即响起一阵炸雷,我被吓了一大跳。

真·全剧终。

 

想起再补。

评论
热度(4)

© oriolekoh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