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riolekoh

串戏不倦。

一切以偏激为前提

如题。一路想下去,没有往旁边想也没回头,因此说到最后已经和开始不是一个话题了,并且文中处处,我自己都能找到话反驳自己,不过是考虑得不周全。偏激如酒,拿来盖脸耳。到底是乱七八糟的想法,没处放往这一扔而已。


换行居然刷不下去,伤感。


还是头回尝试看图说话。先说一句这一切的起源是这个→《路明 | “依你看,男人是什么?”》

朋友圈看见的,然后想了一圈,没有反复思考,打完字直接发了。


然后展开聊。真正让我觉得有趣的不是别的,其实是不平。我之前说了,何时当有人说一名女性背影如何美丽正脸却如何如何也能获得像这个话题所获得的这样的关注度和同一个群体中其他人同仇敌忾的抗议而非来自四面八方干脆利索的嘲笑,那该有多好。不过我说得也欠周全,毕竟一个算地图炮另一个只是针对一个人,而针对一个人的攻击可以让人轻易不团结。让我觉得好笑的其实是许多男性听说此事之后仿佛被踩了尾巴一般跳脚,十分不平即刻抗议,抗议的方法从谩骂女性挑选更好的对象作为伴侣是崇洋媚外痴心妄想到尽其所能写出长篇大论来证明这个话题是扯淡,总之是齐刷刷提出反驳就对了,真团结。另一个有意思的点是,他们的反驳不是“这个群体不全是这样啊”,恰恰相反,多长的文总结起来都是“我们是丑,那又怎样?你们也没强哪去啊,有什么资格挑剔。”所以是要较着劲跟人比丑咯,真是积极向上。

你们也没强哪去←第三个人的观点。说真的,女王这态度太赞。相比下第三个不是伸着脸让人打么。。算了不多说。


感觉不像之前那个话题所以换行。说说叉腿,见这条微博→为什么叉腿

不说我们在公共场合叉腿太大了快把旁边的妹子挤成壁纸了真的不好意思虽然我改变不了这个现实但我今后公交出行一定多多注意社会公德从我做起从身边做起从点滴小事做起,而是大模大样地说嘿你猜怎么着我们是有科学根据的,我们胯下有黄瓜炒鸡蛋这就是为什么我们把腿叉到一百二十度你们反正跟我们构造不一样所以给我们让点地方怎样不服来战咯你们还敢反驳你们又没有那玩意你们知道个球。

我胯下还有一头聋呢

又一次换行。然后我可能面临这样的问题,就是说我现在坚持的应当是平等,然而我的态度看来更像是倾向于男性无用和踩他们。我是否有太过了的问题,并且这个太过了是对我不利的,各方面不利,我必须遏制它。这个事情我觉得是存在的,就像婳婳说的这样。

同样的情况下,同样的说词,如果用在一名男性的身上,我是否眼光立刻会有不同?我是否知道自己要追求的是平等,然而实际上的态度和我所争取的切身来做的是否是霸凌?我仔细想了想我会不会乐意与这样的一名女性(或男性)结婚,我在认为这一段之中的师姐很可爱的同时会认为这样的师兄很可爱吗?我是否出于对女性的偏爱才会觉得这样没什么呢?我在想了想婳婳说的情况之后认为我会觉得这样的男生可爱也不介意结婚的对象是这样的人之后再想我有没有受到异议的影响?我认为这样的男性【也】很可爱究竟是发自内心的还是出于“我在这其中所以必须要符合这一标准”的心理,即我究竟是天性认为应该平等,还是只是因为应该平等而应该平等?我有踩他们的倾向吗?如果有,我是否还在我认为我是的路上?这是不是我的本心?如果不是,非本心的东西还确定要继续吗,它是我的愿望吗?

再者说,如何才是平等?啊,如此纠结。我还是少说话多念书吧。




是的,它仍是我的愿望。我可确定这点,哪怕是唯一但也是可确定的。

评论
热度(1)

© oriolekoh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