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riolekoh

串戏不倦。

其实我觉得这种东西体现了一种微妙的觉得自己转发了就可以被自己暗地里看中的人表白的。。错觉。其实挺好玩的,虽然我总是吐槽,然而生活中没了这种人虽然清净了,也兴许没了不少槽点(。我这是微妙的抖M心理吧【。

简单REPO一下昨晚的讲座,不然我要连意淫带傻笑而亡了(= =

REPO之前先说一下中午的全程导师会议好了,我老师居然是个女的,看名字我一直以为是个男的。不过也正常,我不也是这样么,当初来励志班不也被分到男寝么(。另外这帮人里头除了我和范是这个专业之外剩下的全是社保的,全。是。社。保。的。我就说这个研究什么劳动就业保障的不适合我吧!心痛啊,我不该来,你们还我玉琴啊!!!

老师的亚麻衬衫不错,我想入一件衬衫,但不想要硬的。她皮肤很白,头发卷曲得很可爱,下午刚好碰到和她打了招呼,挺甜的。

还有,地点原来定在一个小教室,后来改了,说一下原来的教室吧,原来的应当是他们哪个外语班的教室。两块白板写满了德语,看起来超性感,超级性感。还是好想学外语啊,想想就很赞,赞透了,反正不会像现在一样担心外语觉得过级悬乎。以后辅修课再也不要走神了,我错了,以后上课我一定好好听。到底害怕一事无成,更害怕在喜欢的东西面前一事无成。感觉那样更惨,正如乐极生悲和弄巧成拙我都觉得异常悲伤。

好了,回头来说讲座。上京的人把二胥的海报贴满了。。到处,顺便还带了二十张票子来卖。我算知道你们为啥这么热情就来了,根本就是来宣传新戏的吧,快把高清宣传照吐出来!也不知道票卖没卖出去,要是我肯定不买,打半折也不买,原价一百那都什么座儿啊,我又不是没买过(……,人脸都看不清,那把看南阳关后头还有个人叫好叫得忒奇怪。。不提了。指导老师还问我买不买,我说我早都买完了好嘛,等你们来张罗什么好座儿都没了,黄花菜都放凉了好嘛。其实我觉得应该不用担心票卖不出啊,他们干嘛这么迫切,我那天去买的时候开卖的票已经差不多完了啊,想选个中间点的座生生挤到了第九排,嗯。

到处叫美女让我想起礼拜天我去端盘子玩,我那几桌以及领班全这么叫,听得我耳朵都要生茧子,听到有叫小姐的简直感觉一阵清风拂面(。比较习惯叫小姐哎,走哪都这么说,或者同学,或者姑娘,或者妹妹(限中老年妇女,上回男神这么叫把我囧得哟),美女总感觉奇怪。话说有的别说还真沉,单盘子就很沉了,再算上菜,传菜小哥简直太辛苦,连个车都没,传菜电梯也不能用,生生端下来,实可怜。尤其碰上汤,汤碗死沉死沉的,三碗一起,俩人跟我说端得手抖。我其实对领班没多大兴趣,不像一个认识的姑娘冲着他花痴了一天。我只在碗碟送洗的时候他在那边帮忙,一个人拿一大叠滚烫的盘子并对洗碗老头说她们都是新来的别着急时觉得他还靠得住,有力气肯干活对他印象好了很多而已。倒是下午那两个传菜小哥,找我聊天还帮忙收桌子,简直甜心。我就不考虑可能是嫌我做得太慢的原因了,那样多不浪漫,233

再加一句,新娘啊,你不能只化脸啊【。

说回来。玩马鞭的时候我班同学起哄让我上去,我= =然后他喊我名字。。这并不是名字,真的,微信名,QQ名,只是过于像名字,硬说的话算半个曾用名。而且我这明明是个地名啊,老李还写过,很带感的好嘛www拉拉队和京剧班的由于全体使用微信联系,都把这个当我名字了,囧。不过说实话也没什么,我知道是我就行了。还说我在他们京剧院学习。。你不知道这么说听起来很像我是专门学这个的吗?!明明只是个随便玩玩圈圈钱的班而已啊!!求别闹好嘛!要是我专门学这个还唱成这个德性,我还活个球,老脸都丢进北冰洋了。另外他刚进来跟他打招呼(这算什么,倒叙吗),还说刚没认出我来,竟然还问我晚饭吃了没。我说没有,还问我为啥没有。我心说我姨妈痛一天满课晚上赶着回去吃了两片药药劲儿还没上来一吃东西非得全吐了不可,最终没说啥(当然也没啥好说的,麻烦)。不过让吃饭这个还真是有种奇怪的感觉,又想起上回那一拨粉丝说好好吃饭碎觉的问题,这个到底会让人感到感动吗,这样的感动究竟源于这个行为本身及其背后动因还是对行为发出者的好感呢,表现出感动的需要到底是发自内心还是出于礼貌和文化而不得不如此呢,啊,一不小心又思考起人生了【够了

大家都表示他很帅(本来就是这样)。阿青看到二胥海报说要是左边那人来她连讲座章都不要了,直接走(安平哭晕在厕所),后来看到真人我说怎么样,她已经双目桃心不能语,激动地和我说他好帅(那是自然),据说后面的男生也激动地大叫好帅。互动环节帮那姑娘穿褶子给她撩头发看得我又苏又酸(群群你看他到处放电我帮你打他(。),后面男男女女一片欢呼。。联想上回吃早餐邻桌男生谈起七度空间和李敏镐。。

麻麻,这个学校不会好了。

14级的学弟学妹啊,欢迎报考奉贤大风高基男子化工技术学校,这个直女痛腐女快如我一般就异常痛快的地方欢迎你们,热烈欢迎。

评论

© oriolekoh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