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riolekoh

串戏不倦。

第七周

起题目苦手如我。

周四第二次见了他。虽然认真说起来从我来这边大半年见到活人也不过这两次是事实无疑(第一次还是在台上台下这样,脱衣服时狠狠用目光从头舔到脚,宽肩细腰实在是),但还是有点不真实感。这回来了和上回看演出感觉的感觉并无差别,就是和屏幕上看到的一样嘛,只是屏幕上的会变大变小变换角度,自己看到的永远都是那样,没有屏幕上看得分明,身边充斥着各种各样的人,骂曹时因为坐的角度偏还能看到后台。。但还是好激动,各种激动。周四晚上堵车堵得颇严重,去时课已上了大半,那地方又偏(好吧是我功课没做好的不对),反正就是含辛茹苦(?)地摸到,老远听见胡琴声,简直激动死了。比喻什么的我不说了,反正这周四我还要去。笑起来真甜啊(痴汉脸)。

取了评弹的票,老天佑我一定要有字幕,不然我就死了。虽然好听但听不懂也不好过不是。才反应过来打的是九折?不应该是八折吗?在浦东顺路把三国的票买了,太靠后了。。还二楼,不过贵的也买不起,这两天折腾穷了都。(但穷了也要折腾)

去看了(觊觎已久的)列支敦士登展。实在可爱,虽然我跟艺术一点不搭边,但真可爱。起先赶在大早晨头进去的,人还挺少,看来也好看,后来人越来越多,声音越来越大,烦得慌,貌似肖像往后就没怎么看。有几张觉得太美,想着以后还可以再来于是就赶快出去了。哀悼基督看了好久简直百看不厌,还有遣散的挂毯也着实打人,好喜欢。事情从和我步调差不多一致的一名少年(青年?)看到别人在拍照就开始拍照之后开始慢慢不对的,我不知道让不让拍照,不过觉得就算让拍照也没多大意思啊,看看就是了。也是我不懂,嗯。总之拍照就算了,拍照让正在看的我闪开就算了,拍照开闪就算了(其实这些并没有算了,不过哪里都不缺这样的人倒是真的,想起动物园投喂的那位姑娘还有长艺开闪拍演员的那位老大妈),竟然还有人上手摸是什么情况?我一定是喝多了,刚才是个幻觉。

没被工作人员制止的话下一步就是拿回家了吧?

看到有去四川玩的,想起自己还是有去成都和西安的想法的,有空去一去大概不错。

值班好烦,写不下去了回寝室了。周四二刷ca2的想法不错,值得考虑。挺好看的其实,猎鹰帅爆。想起和姑娘去看的时候出来了身为盾铁盾党有点颓丧,姑娘还安慰我说没事stark出现了那么多次我们头顶青天,但我颓丧的不是这个,我颓丧的是一场电影看完我也简直要转投盾冬盾了,这个有点忧伤。看到盾铁党挖到的出现在电影中的妮妮那条微博,尤其心酸。不过吧唧那张旧皂片如此,太容易让我想到文艺的词语了(句子是出现不了的),啊,又天真又温柔,还是年轻的模样真是又萌又虐,啊,词穷了。不过我有在刷盾冬盾的微博哎,你看这就是我所颓丧的。(握住自己的肩膀用力摇晃)那个随便逆不可拆的你呢?啊?你为什么不!说!话!【蛇精病】

评论

© oriolekoh | Powered by LOFTER